首页 > 穿越时空 > 医妃独步后宫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像她却不像她

第三百九十九章  像她却不像她

2022-11-30 作者: 扶绘
  “你也觉得这个女人和你长得很像吧,我也这样子觉得。”就在肖沁芸看这幅画看得十分的入迷的时候,身后突然之间想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连忙回过神,朝着后面看了一眼,完全不知道窦弘毅是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的。

  “皇上,你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为什么不让下人传唤呢?你这样子显得我有些怠慢了。”肖沁芸缓缓的上前,慢慢的朝着面前的人行了一个礼。

  可是窦弘毅看着他的做法,却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毛。“我给你的书信你没有看到吗,为什么你要对我做出这样子的事情?”

  肖沁芸一惊,吓的直接跪在地上,还没有等到他把求饶的话说出来,便听到面前的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话语。

  “你心里现在竟然还敢跪我,还不快给我站起来,立刻马上将我给你的那些小册子给我拉出来。”

  看着面前的人,已经是怒火冲天的模样,肖沁芸完全就不敢怠慢,连忙把东西拉了过来。可是还没有等到他靠近窦弘毅,就听到窦弘毅大声的呵斥道。

  “翻开第一页给我念。”

  肖沁芸被吓得手足无措,颤抖的把手上的东西给翻开,吱吱呜呜的就念了起来。

  “要想变成楚岚的第一点,那就是目中无人,毫无规矩,尤其是在皇上面前,定要是从而将无法无天……”

  肖沁芸从来没有见过这书中所写的人,可是从这个文字里面,肖沁芸可以轻而易举了解到这是一个怎样的人。

  那是一个明显被窦弘毅给宠坏了的孩子,他真的搞不懂,明明拥有了这样子的幸福,为什么那个女人还会逃离,果然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如果他是这个女人的话,他就算是死也不会离开面前的这个男人的。

  “现在你明白了,我刚刚为什么那样子对你了吗?”

  “是……不对,就算你是皇上,你也不应该这样子对我,我可是你娶过来的妻子,可并不是你随便调教的下人,你可别一问,我就能依照你所说的话来做。”

  本来肖沁芸还想要顺从面前的人,可是他一直看到面前的人那紧皱的眉毛,他便立刻转了过来,这样子的表现,一下子让旁边的窦弘毅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虽然面前的人并没有楚岚给他的感觉那么的深,可是突然一下子的转变却足以能够让他看出来,这个人的灵活性,果然是一个可塑之人,想必以后他的计划绝对能够成功。

  “你说话的声音还是太过于温顺了,最好要叛逆一点,不要做出一副自卑的模样,一定要理直气壮的,还有你说话的时候,眼睛不要一直朝上面看,那样则会暴露你的底气不足,还有还有……”

  窦弘毅用尽了全力,想要把面前的人变成楚岚,可是他看着面前的人那一脸懵逼的状态他知道,这件事情可不是他心急就可以完成的,他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坐在了一边的桌子上。

  “你有什么话你就问吧,看你这一念疑惑的模样,我害怕你会憋坏。”

  肖沁芸听着面前的人的话,终于放下了自己刚刚的伪装,小心翼翼地对着面前的人问着:“我答应你的事情,我肯定会做到的,这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是我现在想要问你几个问题,你能够如实的回答我吗?”

  窦弘毅并没有说话,可是他的样子已经是默认了面前的人所说的话。

  “我想知道,这个名字叫楚岚的人,他究竟是你的什么人,为什么你对他如此的了解?”

  “他是我的妻子,也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结发夫妻。”窦弘毅说着说着,记忆一下子回到了当初他中毒的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的他,身上只有一口气,本来以为他的人生就要这样子草草的结束了,可是楚岚却坚持不懈地待在她的身边,无论她怎么赶都赶不走。

  而那个时候的他也被楚岚的真情所吸引,两个人慢慢的走在了一起,曾经约定过,以后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他们两个人都不会分开,可是没有想到现在他们两个人却终究没有在一起。

  “既然你们两个人是夫妻,那为什么他也不在你的身边呢?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你能跟我说吗?”

  如果说刚刚还是一段温情的画面的话,那么说现在的画面,就是一副血腥而又暴力的。

  只见坐在板凳上面的窦弘毅突然之间站了起来,整张脸铁青,仿佛是看见了什么,他十分厌恶的人一样,咬牙切齿的说着。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男人,都是因为那个男人,都是因为哪个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缠着他,所以我们两个人的感情,才出生的间隙,也正是因为那个男人,所以楚岚现在才没有在我的身边。”

  窦弘毅说着说着,一只手狠狠地打在了旁边的树上,鲜血瞬间从他的手上流了下来。

  肖沁芸相处正经了一下,后来才慢慢的跑了上去,当中窦弘毅包扎,可是此刻的窦弘毅却根本不把面前的人当做一回事儿。把狠狠的将肖沁芸推开,那模样仿佛是除了楚岚之外,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碰到他一样。

  眼见着肖沁芸又要离开,他仿佛是看到了楚岚人要离开的画面一样,又再一次的将那个女人稳定在了自己的面前。“所以这一次的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如果你能把楚岚给我救回来的话,无论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但是你要是让这一次的事情报废了的话,那我会让你的性命,来作为这件事情的陪葬。”

  额度的话立刻从窦弘毅的嘴巴里面蹦了出来,肖沁芸真的是难以想象,刚刚对待自己还如此温柔的人,现在竟然是这样子的模样。

  这让他不由自主的有些羡慕那个叫做楚岚的人,至少他永远都不会体会到这个男人对其他人那吓人的模样。静静地看着那个男人离开,肖沁芸默默地捏紧了自己手上的册子。

  他一定要学好这个人,总有一天,他要代替这个人站在最高的地方。

  离开之后的窦弘毅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自己心里空荡荡的,仿佛是有什么东西不在了一样。

  他如同丢了魂儿一般在街上缓缓的走着,可是不由自主的便来到了竹子的房间。

  可与其说这里是竹子的房间,倒不如说这里是楚岚的房间,自从楚岚离开之后,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楚岚还在皇宫里面的那些时光,为了能够让所有的事情都像以前那样子,他故意让竹子回到了这里,可是却从来没有让他住进主房里面。

  底下的人都对他说,他这样子做实际上是委屈了竹子,可是窦弘毅知道,像如此这样子了解他的女人,是不会在意他这样子的安排的。

  默默的看着这院子里面的牌匾,他静静地站在了原地,可是此时此刻的他却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现在的他好不容易把这里面的人马找的只剩一个了,可是他却有点害怕进去了,他害怕进去之后是他熟悉的景象,可是里面却唯独没有楚岚。

  可是他又害怕自己进去以后,一切都是自己不熟悉的景象,这里的一切,不管是人还是事儿,都对他充满了刺激性,他更害怕这样子的不确定性。

  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这大门突然之间打开了。竹子看见门外面站着的人,整个都愣了一下。

  “皇上,你怎么会站在外面?”目光朝着窦弘毅身上打量了一下,感觉到了窦弘毅现在应该是很冷,竹子二话不说就抓着窦弘毅的胳膊往屋子里面走。

  “皇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先在我这儿小歇一下吧,现在外面根深度重,很容易引来风寒,先到房间里面烤烤火,吃着热乎的东西,我相信不得一会儿的功夫,你就能够恢复过来了。”

  窦弘毅静静地跟着面前的人走着,实际上他十分的喜欢待在竹子身边那一种安心的感觉,因为面前的这个女子,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像是按照你心中所想的一样,那一种温柔的感觉,是他在皇宫其他地方所感悟不到的。

  走到了屋子里面,此时此刻的房间里面就只有窦弘毅和竹子两个人。

  “真的是不好意思,由于时间已经太晚了,家里的下人们都已经睡觉了,臣妾给你泡了一壶茶,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先喝一喝这个吧。”

  窦弘毅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气氛一下子便降到了临界点。

  窦弘毅轻轻的玩弄着手里面的东西,而这样子寂静的场面使他感觉到很不舒服,完事了四周之后,他还是决定主动聊起了话题。

  “你今天是不是特别的恨我呀?明明已经答应了你带你出去玩的,可是都还没有让你起劲儿,就把你给带回来了,你现在是不是很生我的气啊。”

  确实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可是窦弘毅他并不是少一根筋而说出这样子的话,而是他一直都把这件事情放在自己的心上,虽然现在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已经投到了肖沁芸那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