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伊塔之柱 > 第51章 篝火与古老故事的开端

第51章 篝火与古老故事的开端

2023-05-31 作者: 绯炎
  第51章 篝火与古老故事的开端

  马扎克缓缓走到与方鸻齐平的位置,与他一齐面对那头龙。他举起手中的剑,从巨龙身上弥散出的黑色烟雾一下向后散开,好像十分畏惧这把剑。

  方鸻有点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他当然知道艾塔黎亚并不是因为选召者的到来而诞生,这个世界本身就具有悠久的历史。几片大陆悬浮于云海之上,这里有国家、有民族也有过往的传奇,明亮的篝火之中流传着多少久远的故事与传说。

  旅店老板手中的剑,能让这些黑烟如此畏惧,显非凡物。它甚至不是一件炼金术战具,剑上留下千锤百炼的雪亮印痕,月华流转之下,如沐荧光。它可能锻造于一个久远的年代,铁锤落砧,火花四溅,生于火焰之中,是妖精打造的诸多屠龙剑之中的一把。

  方鸻知道那个故事,妖精与人类结成同盟,共同对抗巨人与巨龙的故事。妖精们打造了五把最著名的屠龙剑,分别为五个古老的守誓人氏族所持。

  眼前这一把剑是它们中之一吗?他脑海中浮现出那些光怪陆离的画面,是痛饮了龙王之血的摩亚圣剑?还是杀死过七头巨龙的歼敌者?还是那把传奇宝剑,后来为英雄修约德所得的妖精之眷,嘉拉佩亚。

  想来应当是后者。

  因为他听到了那头巨龙愤怒的低沉咆哮。

  马扎克用剑指向这庞然大物,低沉的声音说道:“你果然还活着,尼可波拉斯,但今天还不是终结一切恩怨的时候。离开吧,有我在这里,你休想伤害这个孩子。”

  巨龙发出一声愤怒的尖啸。

  它向前扑来,但剑上绽放出一道刺眼的光芒,让它尖叫着向后退去。

  它畏惧地看着那剑尖——它认得这把剑,曾经饱饮它的鲜血,给它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那剑尖之上的寒芒,至今仍让它身上伤口隐隐作痛。尤其是当剑指向它,它感到心中一阵悸动,右角与右爪都有实体化崩溃的征兆,瞎了的眼睛里,也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

  它哀鸣一声,不甘心地收起双翼后退一步,弥漫的黑雾也随之后退。它又用一种既愤恨又贪婪的神色看着两人,开口道:“守誓人,守誓人,我不会再放过你们了,等着吧,复仇的烈焰将焚烧一起——祸之星,已经又一次降临了。”

  说着,它展开双翼,缓缓从水中升起,风压吹拂着水面扬起波涛,红树林哗哗作响,但只有马扎克屹然不动。巨龙在半空中最后看了两人一眼,转身飞入了茫茫夜空之中。

  方鸻仰起头,隐约看到它飞向了旅者沼泽深处。

  他正想开口问什么。但旅店老板正缓缓收剑回鞘,一边竖起右手食指,对他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过了好一会,沼泽深处才传来一声悠远的尖啸声。那啸声与方鸻之前听过任意一次都截然不同,它是如此的磅礴浩荡,威势如涛,令整个沼泽都颤栗不已。

  水面起了微微涟漪,红树林也在扑簌簌战抖,叶片纷纷垂下。远处惊起了一片水栖鸟群,在夜空中黑压压一片飞上空中,喧叫声响彻云霄,越过两人头顶,向沼泽之外去了。

  方鸻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一幕。

  一旁的巍然如巨塔的男人神色如常,他转过头来,对方鸻说道:“这就是真正的龙啸,感觉如何?”

  方鸻脑子里还回荡着之前那一声长吼,他不知道沼泽深处距离这里有多远,但想来不会太近。犹豫了一下,才有些战战兢兢地问道:“……那究竟是什么?”

  “那是尼可波拉斯的本体,不过他们一般将那称之为龙之魔女,谣传它在三十年前陨落在这片沼泽深处。你先前所见的,不过是它被斩下的一支角中残余的力量而已。”马扎克一边说,一边涉水向前走去,同时丢下一句话:“想听故事的话,就跟上来——”

  这时,方鸻才看到自己的系统视窗上,从左往右浮现出两行提示:

  ‘事件见闻结束,记录经验所得——33000点。’

  ‘已收纳进入事件目录——龙之魔女。’

  ‘上级事件目录,第三祸星的降临。’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被这个经验奖励震住了。系统对于认知经验的总结与记录,是根据其背后的事件等级而划分的——依照历程长短,波及范围广窄,参与人数多少,敌人强度高低,以及最重要的是对于整个世界影响深远程度,给与启发者、参与者与经历者不同程度的奖励。

  其中事件越历程越长,波及范围越广,参与人数越多,敌人越强,对于世界影响越深远,给与的奖励也就越多。

  三万三千经验意味着什么呢?在工匠总会与冒险者大厅之中,一个五级以下团队需要耗费一周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完成的任务,其奖励平分到每一个人头上,差不多是这个数字的十分之一。

  一个普通的选召者,在十级之前通过正常流程,半年左右提升一个等级是很普遍的事情。只有大公会重点培养的精英,能在两三年内提升到十级之上。

  而三万三千经验,对于个人来说,等同于完成了一项‘壮举’,或者一个‘光辉事迹’。在艾塔黎亚,一个典型的‘壮举’,差不多是相当于让人在一座城市中扬名的程度。

  而见闻,是指经历了一个事件——而非启发与参与者,后两者的奖励肯定还要多上不少的。

  仅仅是经历了这样一个事件,就足以作到让人在一个几万人口的地区扬名?方鸻实在是无法想象,究竟要影响深远到什么程度的事件,才能实现这一点。

  可惜没人可以告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在艾塔黎亚这个信息态世界,法则与现实迥异——系统,在这里似乎冥冥中有一种超越一切的力量,它总是提前预知与筛选线索,但往往又只留下只字片语的信息。

  提示之中的‘龙之魔女’事件很好理解,但方鸻还在思考它的上级目录,那个所谓的‘第三祸星的降临’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每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不由头痛自己对第一世界的了解还是太少。

  马扎克已经愈行愈远。

  方鸻看了看那边,这才放下心中的想法,追了上去。前者走得并不快,有意等他赶上来。方鸻追上对方之后,才想起对方之前的话——他心中还有些惊讶:仅仅是那头龙被斩下的一支角所残余的力量,就能化身一头首领级怪物,那尼可波拉斯的本体,究竟能有多强?
  而龙之魔女,究竟又是何方神圣?

  在银之塔的记录之中,最后一头黑暗之龙殒落在了死地沼泽,那之后还有别的黑暗之龙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吗?

  但他开口的时候,问的却是另一件风马牛不相干的事:“这是去什么地方?马扎克先生,我们不回旅店么?”

  “旅店里现在并不安全,”高大的男人答道,不过他的口气有些不以为然,与其说是担忧,不如说是不屑。方鸻以为他指的是那些触发了任务的人,便没有追问。

  过了一会,前者才继续说道:“前面有一片林子,是你同伴们的秘密基地。”

  “秘密基地?”方鸻楞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头一次听说这个名词了。

  那是一片茂密的红木林,地势抬高,在这里形成了干燥的坡地。红木林环绕着岛屿四周,长势极好,插入水中的根网犹如迷宫,马扎克带着方鸻在水网中左弯右绕,走了好一阵才踏上坚实的土地。

  幸运的是,他们在这里竟遇上了天蓝和姬塔,还有洛羽与帕帕拉尔人弩手。原来他们听到那声龙啸之后,就知道那头龙已经飞走,决定在这里等与其他人会和。

  天蓝看到方鸻时还万分惊喜:“啊,艾德哥哥,你怎么知道这里?”   
  而这个法国小姑娘身后,洛羽和姬塔正用湿泥堆了一个风灶,看样子是准备生火烤干衣物。其他人还好,只浸湿了裤子,但姬塔因为个子较矮,几乎全身都湿透了。

  帕克坐在树下,正费劲地把靴子里的水倒出来,竟倒出了一条银鱼,在地上扑腾着。几个人都向方鸻这个方向看来,只有姬塔一个人微微侧过了身。

  方鸻有些意外地看了这个‘小正太’一眼,却意外地看到对方湿漉漉的长袍紧贴在身上,胸前的曲线虽然十分单薄,但竟也玲珑有致。

  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忍不住再多看了一眼。却看到姬塔低着头,小声对他说道:“艾德先生……”

  “啊——”

  “抱歉抱歉。”

  方鸻脸一红,赶忙移开视线。他当然也不是笨蛋,心中或多或少早有猜测,只是眼下才确认这一点而已。“那个,我只是有点没想到……”他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关你的事,那是帕克干的好事,”天蓝没好气地说道。

  方鸻有点好奇地看了帕帕拉尔人一眼,想知道对方是干了什么好事。而经由法国小姑娘解释,他才明白,原来姬塔的长袍是这位帕帕拉尔人先生去买的——按照帕帕拉尔人的一贯行事逻辑,他当然是比照着自己的款式买的。

  他忍不住摇了摇头。

  而这时候,其他几人才看到方鸻身后沉默寡言的旅店老板。天蓝看到马扎克,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啊,晚上好啊,马扎克先生——难怪艾德哥哥能找到这个地方呢!”

  马扎克对他们点了点头。

  他走到篝火边,里面已经堆满了捡来的干柴。他拿出火柴,熟练地在石头上一划划燃之后引燃了木柴中央的绒草与苔藓,明亮的火焰很快就升了起来。

  马扎克这才转过身,丢了一个白色的玻璃瓶给几人,开口道:“先处理一下。”

  方鸻还想说自己没受伤,但看到其他几个人的动作,他就知道自己有多孤陋寡闻了。那瓶子里装的原来是盐——盐是在沼泽之中旅行最重要的必备之物。

  它是水蛭的克星。

  虽然不过才在水湾里走了几分钟,方鸻见识了这些小东西的厉害之处。他看马扎克把盐洒在水蛭身上,看着这东西干瘪脱离,化为一滩血水。

  其他人也有样学样,只有天蓝一个人在那里大惊小怪,好像死的不是水蛭,是她本人似的。

  没多久,红树林里又出现了另外一道少女的身影——是艾缇拉。天蓝看到艾缇拉时尖叫一声,一头扎进了后者的怀抱,差点把艾缇拉撞到水里。姬塔似乎也很开心,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过去。

  艾缇拉苦笑着推开天蓝,她看到方鸻时微微怔了一下,随即眼中露出温暖而柔软的目光。

  方鸻还傻乎乎地问精灵少女需不需要盐,不过马扎克看了看艾缇拉胸口的坠子,便告诉他,艾梅雅的信徒是不会受到野生动物的袭击的,其中包括虫类。

  当然,发疯的除外——

  篝火烧得正旺,艾缇拉走过来在篝火边坐下,所有人都围着明亮的火焰烤干自己的衣物。姬塔有点好奇地看着旅店老板,当然不仅仅是好奇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更重要的是旅店之中发生的一切,每个人都想要得到一个解释。

  马扎克则默默将斩龙剑嘉拉佩亚从鞘中拔出几寸,让雪亮的剑光映着火焰,落在他脸上。他再缓缓将整把剑抽出来,然后才对方鸻说道:“差不多一百年前,我的祖先曾用这把剑重伤过尼可波拉斯,在那场战斗中,斩下了它一角一爪。”

  “您的祖先?”姬塔屈着膝,双腿并拢,小手对着篝火,惊讶地小声问道:“马扎克先生,您是修约德的后人?”

  “我们一族,的确是守誓人的后代,”马扎克用手指摩挲着剑刃,低吟道:“勿忘已逝之敌——”

  他的声音非常悠长,在跃动的篝火之中将所有人都拉入了那个年代,龙翼遮日,烈焰焚城。

  “等一等,”方鸻满心的疑惑,开口道:“马扎克先生,那支角就是尼可波拉斯当时被斩下的一角?是屠龙英雄修约德亲手斩下的?”

  修约德是大约一百年之前活跃在云层海一带的传奇英雄,在考林—伊休里安地区流传着许多关于他的传奇故事与歌谣。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一个,就是他谨守屠龙者的誓言,手持传奇斩龙之剑——嘉拉佩亚,击败了伊斯塔尼亚恶龙的传说。

  但恶龙不一定是黑暗巨龙。

  关于黑暗巨龙的传说终止于七个世纪之前,死地沼泽之中的旷世之战,以最后一头巨龙‘狱舌’殒命于晨光圣剑之下作为休止符——那把剑的主人,也是矮人传奇英雄,钢眉矮人之王瓦里特。

  不过仔细想想,无论是在官方文献还是在民间故事中,都从没有提到过修约德所击杀的巨龙的颜色。

  而今天,马扎克——这位自称修约德后人的旅店老板,手持斩龙剑嘉拉佩亚,告诉他们他的英雄祖先当日击退的是一头黑龙——而黑龙无一例外是黑暗的信徒,黑暗巨龙之中表征最显著的一类。

  而且他还告诉他们,那头龙叫做尼可波拉斯,又被人们称之为龙之魔女。他的先祖也并没有杀死它,而只是重伤了它而已,在那场战斗之中斩下了它一角与一爪,并刺瞎了它一只眼睛。

  但姬塔也从未在艾尔帕欣的大图书馆中阅读到过关于这个故事只字片语的传说,只有方鸻记起这个名字来,他记得是从那对奇怪的主仆口中说出来过。

  不过那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金发少女现在已经不知去向。

  他又在心中询问妖精小姐,可后者坐在他肩膀上,摇晃了一下银色的马尾,对此也不得而知。

  而马扎克听了方鸻的问题,沉默了半晌之后才问道:“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真想听?”

  “想啊想啊。”天蓝点头如捣蒜。

  但高大的男人只看着方鸻——

  直到后者点了点头。

  ……

   名字都叫姬塔,你们心里没数吗?你书给佬请左转去找古兰。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