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我赚的真是辛苦钱 > 第312章 引蛇出洞

第312章 引蛇出洞

2023-08-01 作者: 差不多了
  第312章 引蛇出洞
  (七点多到家,有些许匆忙,明天日万~~)
  片刻之后,天使咆哮响彻夏天庄园的天空,忽然的尖啸声中夹杂着一抹暴躁,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魔力。

  “尊敬的何先生,上午好,欢迎您回家。”

  “欢迎您回家。”

  在罗伯特的主导下,佣人、保镖等人列队迎接何夏回家,仪式感相当到位。

  何夏以前穷困潦倒的时候对富豪搞排场那一套嗤之以鼻,心里话有个屁用,也不能当肉吃,可真当自己到了相当的地位,拥有足够的财富之后,终于明白,排场,很有必要。

  的确不能吃,因为这压根就不是物质粮食,而是精神粮食。

  本来郁郁不爽的心情,在看到隆重的迎接队伍之后,稍稍舒缓了几分。

  “飞机订好了吗?”

  何夏一边朝别墅走,一边问陆茜。

  “已经安排好了,按照你越快越好的要求,今天下午四点从巴塞罗那国际机场起飞,可以吗?”

  陆茜说话过程中一直在观察何夏,发现他情绪有些糟糕,严重有怒意和寒意,就像那次在鹏城酒店遭遇暗杀事件之后的样子。

  心中暗忖:这一天到底干嘛去了呀,怎么回来之后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太吓人了吧……

  “四点?没有问题!”

  何夏对陆茜的效率十分满意,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快到午饭,离上飞机还有五个小时左右,做各种准备也足够了。

  “老板,齐格佛里德跟您联系上了吗?”

  张律师也察觉出何夏的情绪问题,小心翼翼的问道。

  何夏顿了顿脚步,想起手机上的确有齐格佛里德的未接来电,一开始还想着要回电话,听完邓薇薇的事情之后十分恼火,已经没有心情。

  “没有,怎么,有事情?”

  张律师推了推眼镜,同样摇了摇头,道:“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您汇报,不过没有向我透露。”

  作为何夏的律师,张律师的信息权限很高,一般什么事情都不会对他隐瞒,甚至何夏的一些私人事件都会跟他咨询意见,因为有时候某些事情会擦边,需要掌握好尺度。

  不过齐格佛里德属于例外,他的所有事情都是直接跟何夏进行汇报,不会经由任何人的嘴。

  何夏面露思索神色,如今齐格佛里德在为他忙活王家那摊子事,打电话找自己肯定与之相关!

  “我去给给他打个电话,你们打算回京城的话就收拾收拾,不想跑就别跑了,我这一趟估计不会回去太久,很快就会回来!”

  说罢,何夏走近别墅径直朝着后门走去,来到了沙滩上,远处可以看到不少工人在紧锣密鼓的施工,邮轮码头已经初见雏形。

  老板拨打手下的电话,不用考虑时差问题,何夏拿起手机找到齐格佛里德的电话就打了出去。

  “上帝,老板您终于出现了,一天时间失去联系,您知道我多么着急吗?”

  电话接通,齐格佛里德先是表现出一阵担忧,这不是装模作样,衣食父母不见了,换谁都慌张……

  “去办了点私事,不方便带手机,找我有什么事情,提前说好,我现在只想听见好消息!”

  何夏十分认真的说道。

  在007世界最后的遭遇就足够难受,回到现实世界之后第一个电话是求自己办事,那也就算了,第二个电话得到的消息,对付自己的人开始针对自己亲朋!
  拥有各种辅助技能可以很好克制情绪,但克制不代表不烦躁……

  “噢,这个消息的本身谈不上好或者坏,不过我想您一定有兴趣。在策划对付造纸厂和锂电池厂的同时我们并没有停下调查的脚步,通过继续深入,我们查到王汉博在英国注册了一家公司!”

  齐格佛里德略带惊愕语气说道。

  “英国?他之前在英国读书,从英国注册公司不稀奇,可为什么这么久才查到?”

  何夏略微不满,查王家的情况花了几十万美刀,之前他还夸奖那些人渗透力强,现在看来就显得有些掉链子。

  “老板您先别着急,因为王家特殊的身份地位,我们一开始根本没有往海外考虑,加上王汉博名下这家公司的布局十分巧妙,实际操控人根本不是他,而是一名挪威人,根据调查,是王汉博曾经的同学……”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个挪威的倒霉蛋可能都不知道他成为一家公司的法人,然后王汉博利用这家公司为架构,层层叠叠组建了不少影子公司,最后参与到英国一家基建公司的运营。”

  齐格佛里德娓娓道来,按照他们查到的资料,王汉博的公司构架十分巧妙,费了不小的力气来伪装,从基本面看上去根本不会想到地地道道的英国公司属于一位天朝人。

  而参与的这家基建公司才是王家的根本,总资产大约在五十亿英镑,王家是实际控股人之一,股权占比达到了百分之三十四以上,是第二大股东。

  “乔治史克公司?呵呵,作为实际控股人,公司名字里面硬是看不出一丁点痕迹,看来隐藏了见不得光的秘密!总资产五十亿英镑,不算小啊……”

  西班牙蒂诺家族掌控的法罗里奥集团也不过八十亿美刀,那是西班牙最大的基建公司,五十亿英镑的体量已经具有相当规模,跟法罗里奥集团相比,不遑多让。

  “这应该不是王汉博的产业,他刚硕士毕业而已,不可能掌握家族内如此重要的财富!”

  何夏比王汉博还要小几岁,说出这种话却没有什么违和感,因为他的经历太过特殊,以至于不能按照常理来判断。

  王汉博不同,王家的主心骨是一位垂暮老人,中坚力量是王在野,而他还在成长。

  实际情况也的确跟何夏的判断没什么区别,王汉博必须从小公司做起,不然也不会盯上何夏的夏天文娱。

  “没错,老板。这背后的参与人只能是王汉博父亲,或者家族内某个无关紧要的傀儡。”

  齐格佛里德也知道这一点。

  何夏道:“是谁在暗中管理并不关键,只要确定是王家的产业就行!”

  “唔,老板,乔治史克公司不光只有王家,第一大股东是英国本土的一位企业家,包括后面几位小股东,也都是欧洲人。”

  齐格佛里德的意思是,如果对付乔治史克公司,不光面对王家,还有其他的势力。

  “董事会内部拉帮结派的情况很平常,一条心才不好对付,有人的地方就有突破口,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

  话到此处,戛然而止,何夏皱着眉头看向远方天空,脑海中忽然想到一点什么。

  “老板?”

  等了约莫七八秒,只有微微风声,齐格佛里德出声询问。

  “我在!”何夏回过神,脸上带着一抹别样的笑容,道:“我问你,这家建筑公司是不是王家最重要的产业?”

  齐格佛里德不知道老板为什么忽然这么问,不过这也轮不到他质疑,想了想,道:“从规模和经营环境来看,是的!”

  “那也就是说,他会非常在意这家公司的情况,没错吧?”

  “唔,这是当然,从调查到的资料来看,王家暗中经营了很久才将框架搭建起来,肯定非常在意。”

  越是费尽心机,越是重视。

  何夏点了点头,眼神之中浮现一抹危险的光泽,转瞬即逝:“能不能以这家乔治史克公司为突破口,不管怎么操作,找个理由邀请王家父子去英国一趟?”

  如果王家父子一直龟缩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上,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想要彻底整趴下不容易,可假如到了海外,那不好意思!
  “或者不用去英国,哪里都行,只要让他们离开天朝境内!”

  何夏补充了一句。

  齐格佛里德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他从何老板话语之中听出一抹不同寻常的意味,这是要做什么?
  他很清楚……

  “老,老板,请恕我直言,王家费尽心机的隐藏,应该会非常小心,小事情,不,就算一般的大事情,恐怕都无法成为合适的理由,这很有难度……”

  齐格佛里德面露难色的回答。

  如果没有极其充分的理由,别说邀请了,就算联系到背后的老板都不应该,因为从明面上来看,乔治史克公司压根就跟王家毫无瓜葛!

  “有难度,也要办!”

  何夏觉得这件事很有操作空间,而这也是铲除两人必要的条件,他接着道:“假如有一位与乔治史克实力相当建筑公司的老板参与其中,伱觉得事情会好办一点吗?”

  齐格佛里德一脸苦瓜相,听到何老板的话后稍微舒展了一些,大脑飞速运转,道:“只能说提升了不少的成功率,可究竟能不能办到,具体要看王家父子,尤其是王在野的警惕性有多高!”

  何夏很清楚齐格佛里德说的没错,但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不,并不取决于王在野的警惕性,而是取决于你的决心,齐格佛里德,我相信你的能力,相信你一定对得起你的年薪!”

  “是,老板,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上纲上线,齐格佛里德立刻来了精神,知道证明自己的时刻再次来临,这件事要是办好了,以后前途无量!
  “嗯,你自己密切关注乔治史克公司的情况,提前做好准备,不要让王家父子察觉出异常!”

  何夏下达命令,如果不是王汉博出现在视频之中,他还要费劲去调查情况,现如今一切都省了!

  在王家父子离开天朝之前,他要拿回一些利息,而这个利息就是小小的乔治史克!

  几十亿英镑的基建公司在如今何夏眼中只能算“小小的”,自己要不要无所谓,但必须让王家父子陷入无力的挣扎。

  齐格佛里德在手机那边猛点头:“是,是,老板,我这就去想办法,一定会动用所有力量来监视乔治史克,您就等着看好戏吧!”

  “一起期待吧!”

  结束通话,何夏心中开始盘算如何收拾乔治史克,由于自己并没有太多与之相关的经验,想了一会也没有太好的答案。

  他相信这件事交给齐格佛里德也能办好,但如果把什么都交给他人来办,自己完全没有参与感!

  有些事情为了图省事应该交给手下,但有些事情必须亲力亲为,比如结果仇家。

  “问问皮利亚斯吧……”

  何夏决定向皮利亚斯请教,能把法罗里奥集团做到西班牙最大基建公司,发展过程之中的血腥不言而喻,已经经历过许多的风雨,在对付同行这方面应该有相当的经验!

  “嗨,夏,稍等!”

  不一会功夫电话接通,皮利亚斯声音十分热情,不过环境有些嘈杂。

  “公路工程项目实在麻烦,一棵树都能影响进度,当地村民居然说那是已经三百年的神树,必须移栽,不然就要赔一百万欧元,狗屎!”

  皮利亚斯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先是抱怨了一通,随后道:“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问问,如果你遇到一家体量跟法罗里奥集团相当的基建公司,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挤垮这家公司?”

  何夏问道。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皮利亚斯脸皮抖动,他还以为有业务上门,没想到会是一个这么离谱的问题。

  “夏……还没到午饭时间,你就喝多了吗?”

  皮利亚斯觉得何夏是在开玩笑。

  何夏哈哈一笑,道:“没有,我很认真的向你请教。”

  一点小麻烦根本没办法惊动暗中的王家父子,必须制造一些大麻烦。

  皮利亚斯摸了摸下巴,眼中迷惑神色十分浓厚:“你说的是挤垮,就是让那家公司破产倒闭,而不是想办法并购收购?”

  何夏想了想,道:“收不收购无所谓,但必须让股东付出巨大的代价,唔,控股股东之一。”

  收购乔治史克纯粹属于搂草打兔子,不属于关键。

  “天呐,夏,到底是谁得罪你了……不会是我吧?”

  皮利亚斯很敏锐,这种问题可不简单,绝不会轻易问出口。

  “不不不,当然不是,只不过正好蒂诺家族经营着基建公司,相信在发展的过程中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所以向你请教。”

  何夏说得十分委婉,哪个大集团的发家史都不干净,这很正常。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