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小说> 天桥摆摊后,玄学大佬她赚疯了 > 第159章 坠尸17

第159章 坠尸17

2023-07-31 作者: 三一零白月光
  第159章 坠尸17
  宋谨妤的话,让宋琦和宋谨言皆是一愣。

  宋谨妤看着眼前红着眼眶流泪的亲生母亲宋琦,以及宋谨言,两人似乎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她顿时明白过来,自己问了一个不太好回答的问题。

  就在宋谨妤准想着要换话题时,宋琦却开口了,“你爸爸五年前出车祸走了。”

  宋谨妤微微一愣。

  宋琦又道,“那年,碰巧你哥哥要出国参加一个比赛,我陪着一块去了,你爸爸收到一个好友的消息,说是在松市那边见到了一个女孩,说可能是伱,你爸爸就着急忙的订了机票跑去了。”

  “谁成想,路上就出了车祸。”

  “我和你哥收到消息回来的时候,你爸已经走了,也没有找到你……”

  说到这的时候,宋琦早已泪流满面,“谨妤啊,你爸爸真的很爱你,这十几年,我们一直在找你,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你。”

  “每次一收到消息,我们就跑去,可都不是你……”

  每一次的希望,都伴随着沉入谷底的失望。

  听着宋琦的话,宋谨妤的心也跟着沉入谷底,她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会有人一直在想念着自己,找了自己那么多年,更不知道亲生父亲为了找自己,遭遇车祸去世。

  她张了张唇,好半晌才说道,“五年前,我确实去过松市,但是只待了两天,就走了。”

  那一年,她上高一,知道家里不可能给钱让自己去读大学,就到处兼职攒学费,跟着比自己年纪大的人一起,被拉去了松市的一家大公司办的活动当产品模特。

  两天,一共两场活动,她可以赚三千块钱。

  当时有个大叔过来和自己要联系方式,说自己长得和他认识的一家走丢了女儿的人很像,但那时候,自己不过才十五岁,听年纪比自己大的姐姐说,当模特,一定要有警惕心,不能随便和找自己搭讪说话异性交谈。

  因此,在陌生的城市,她保护自己的最大方式便是不与陌生人交集。

  第二天,活动结束后,她就坐着大巴离开了松市。

  若是当时自己信了……给了联系方式,或是多在松市多停留两天,是不是一切就会不一样,她也能有一个疼自己,爱自己的母亲,能有一个把自己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的父亲,有一个关心自己的哥哥,是有一个温馨的家。

  宋谨妤不敢想象,因为现在不是五年前,自己也已经死了,这世上从来没有后悔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宋琦和宋谨言皆是一愣,随后又是一声苦笑,终究是命运捉弄人。

  …

  一个小时结束后,晏清这才打着哈欠回到了道具间里,杜风清也问清了一些案发当天的细节。

  宋家三人说了好多话,宋谨妤对自己从前十几年的陶应彩的生活闭口不谈,只是听着宋琦和宋谨言说着这十几年来的一些事情。

  那些因为命运捉弄,她没能参与的生活。

  晏清进来时,宋谨妤便知道,自己大约是到了要和刚相认的家人告别的时候。   
  宋琦依依不舍,想到女儿这一走,就是永别,一颗心揪疼得厉害。

  晏殊原本跟着进来,站在一旁,这会儿也不忍心看了,却见晏清神情仍旧如一开始那样冷清,情绪没什么情绪。

  她的样子,让晏殊不由想起,先前好多时候,姐姐也是这样,好像都没有什么能让她特别开心难过,或者是让她特别气愤的事。

  她好像没有那种与人共情的感觉。

  晏殊不由心疼,姐姐以前的日子,是不是过得太苦了?
  晏清送走宋谨妤之时,宋琦伸出手想要拉住女儿,可那伸出的手却再一次穿过宋谨妤的身体。

  晏殊已经不忍心看了,转过身去,她就看不得这种离别场面。

  宋谨妤却突然笑了,“真好,我都死了,还能再见到你们,谢谢你们,让我知道原来我也是有人疼有人爱的,可惜不能在您身边长大……”

  “妈妈,谢谢您。”

  宋琦泪流满面,捂着嘴鼻,不让自己哭出声。

  “其实我从小一直都希望自己有个哥哥能保护我,但没想到我其实真的有,谢谢你哥哥,照顾好妈妈……”

  宋谨言的拳头紧紧攥着,嗓音低沉沙哑,“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妈。”

  宋谨妤声音有些哽咽,印象中的小时候,被同龄的人喊野种时,身边的陶应宏就在旁边玩着弹珠,养父母偏心弟弟,从来不管自己。

  那时候,她多希望能从天而降一个英雄,将自己带走。

  那时候,她多希望,亲生父母能找到自己,将自己带走。

  可惜活着的时候没能等到。

  她看向晏清,扯唇笑,笑容却有些苦涩,“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做一件事可以不去考虑,因为你承担得起事情随之而来的后果。”

  “可我却不行,那天何柔威胁我,如果不把钱分她一半,她就要把我卖包的事情告诉苏澈,我打了她一巴掌,却还要担心之后苏澈来找我,我是否会丢失帮他翻译的工作。”

  “我知道何柔和苏澈关系很好,苏澈一直把何柔当成妹妹,别人都以为我和他有些什么,可其实他从来没有支付过我任何翻译的报酬,觉得给钱太俗气,所以每次都只是送我那些他认为精心挑选的礼物,衣服,送我包。”

  “或许是生活在象牙塔里的人不知道我们这些生活在塔下,连进塔里观光的门券都没有的人的挣扎,在喜欢的人面前,连需要钱这三个字都说不出口,只怕对方看轻自己,那点可笑的自尊心。”

  宋谨妤苦笑,“旁人怎么想,我也管不着,可我还是会羡慕你,羡慕你的性格,羡慕你可以不用考虑后果,想做什么事就能做什么,不像我……始终不是自己。”

  晏清微微一怔,并没有料到宋谨妤会突然和自己说这么多心里话。

  宋谨妤脸上挂着笑,眼泪却从眼角滑落,顺着脸颊流淌,“晏清,谢谢你。”

  谢谢你让我在离开前,还能贪婪一次,感受这种被幸福包围的感觉。

  (本章完)

关闭